迈向东京帕奥会之路

相片由香港残疾人奥委会暨伤残人士体育协会提供 简介 相信很多人还记得东京奥运会和帕奥会期间的激动心情,你有没有想过在选手村里是怎麽样的?其实射箭项目中的一位帕奥会选手危家铨先生和我们的日语导师牛上老师是夫妇!为了更了解他们的故事和奥运之路,我们邀请了他们来跟本校会长青田朱実女士和校长亀岛裕美女士对谈。 由左起:龟岛校长丶青田董事长丶危家铨(Wilson Ngai)丶牛上敦子 问:你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背景吗? (牛上) 我在Pasona任教了大约11年。在此之前,我拥有自己的公司……其实我大学主修教育,我一直希望能将教育成为职业,所以当我想转换工作时,我报读了Pasona Education开辧的日本语教师养成讲座。完成此课程後,我开始教授商务日语课程和个别授课。 (Wilson) 我有一份全职IT工作,也是一名兼职运动员。因此,我一直努力分配工作和训练的时间,作出平衡。现时我每周只休息一至两晚,其馀时间我都花在工作和训练上。 问:两位是怎样认识的? (牛上) 我在日本练习了弓道(日本射箭)大约十年,移居香港後开始射箭。我的朋友告诉我有关射箭初班的事情,并带我去射箭俱乐部,我们就是在那儿认识的。我们对彼此的印象非常好,当时我觉得和他聊天很轻松有趣! 问:弓道和射箭有什麽不同? (牛上) 他们是完全不同的。表面上,所使用的弓和箭看起来非常相似,但打个比喻,弓道就像自行车,而射箭就像摩托车,射箭所使用的设备比较现代化。 问:是什麽激发了你对射箭的兴趣? (Wilson) 我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了解到这项运动并开始练习。在射箭之前,我打过轮椅剑击。我从剑击转去了射箭,是因为我觉得已经达到了自己的上限,无法进一步提高水平。 (牛上) 其实香港的轮椅剑击队在世界上是名列前茅的,虽然他说自己不能再提高水平了,但他当时已经是世界排名第六丶七位……在他之上的是其他香港队友。他们的轮椅剑击教练也很有名的——自从他开始指导健全运动员後,他们的得分也开始明显提高了。例如,他指导了男子剑击金牌得主,而女子队也在东京奥运会上排名前八位。 问:你当时一定很想和Wilson一起出席东京奥运会,你感觉如何? (牛上) 我真的很想去!七丶八年前,当宣布东京将举办奥运会时,他答应过会带我一起去……当时我的反应只是「好吧,好吧,我们努力吧!」,我也不知道他对这个承诺是那麽认真。所以当他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时,我们欣喜若狂! (Wilson) 我答应你的时候当然是认真的!我真的很想带我的日籍妻子去看我在日本的奥运会,让她看我比赛。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动力和目标,让我继续前进。 问:奥运会延迟了一年,你感觉如何? (Wilson) 心情当然会高低起伏,但像这样的事情是我无法控制的。如果这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不会让它占据我的脑海中,所以我继续专注於训练。 (牛上) 常提醒我,当我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时要专注於我能做些什麽来改变情况,想想我能控制的事情。多年前Wilson在被推落地铁轨道後失去了小腿,但他并没有让这件事阻止他继续前进,因为他深信无论做什麽也不能改变失去小腿的事实,而继续纠缠着这件事是没有意义的。 问:受到疫情影响,我们很难看到东京奥运会内的实际情况。你能分享更多关於你的经历吗? (Wilson) 今次奥运比起其他大型比赛平静得多,主要原因是缺乏现场观众支持。 问:你是否受到缺乏观众的影响? (Wilson) 我喜欢有观众并听到他们为我们加油。虽然这对运动员来说似乎压力更大,但它确实有助於激励我们! 问:你能和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交流吗? (Wilson) 并不太多。因为疫情的关系,我们只能在比赛时进行交流。运动员只能进入选手村和参赛场地,他们甚至不能登上穿梭巴士去观看其他比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