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_paralympics

相片由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提供

簡介

相信很多人還記得東京奧運會和帕奧會期間的激動心情,你有沒有想過在選手村裏是怎麼樣的?其實射箭項目中的一位帕奧會選手危家銓先生和我們的日語導師牛上老師是夫婦!為了更瞭解他們的故事和奧運之路,我們邀請了他們來跟本校會長青田朱実女士和校長亀島裕美女士對談。

tokyo_paralympics
tokyo_paralympics

問:你能和我們分享一下你的背景嗎?

(牛上) 我在Pasona任教了大約11年。在此之前,我擁有自己的公司……其實我大學主修教育,我一直希望能將教育成為職業,所以當我想轉換工作時,我報讀了Pasona Education開辧的日本語教師養成講座。完成此課程後,我開始教授商務日語課程和個別授課。

(Wilson) 我有一份全職IT工作,也是一名兼職運動員。因此,我一直努力分配工作和訓練的時間,作出平衡。現時我每週只休息一至兩晚,其餘時間我都花在工作和訓練上。

問:兩位是怎樣認識的?

(牛上) 我在日本練習了弓道(日本射箭)大約十年,移居香港後開始射箭。我的朋友告訴我有關射箭初班的事情,並帶我去射箭俱樂部,我們就是在那兒認識的。我們對彼此的印象非常好,當時我覺得和他聊天很輕鬆有趣!

問:弓道和射箭有什麼不同?

(牛上) 他們是完全不同的。表面上,所使用的弓和箭看起來非常相似,但打個比喻,弓道就像自行車,而射箭就像摩托車,射箭所使用的設備比較現代化。

tokyo_paralympics
tokyo_paralympics

問:是什麼激發了你對射箭的興趣?

(Wilson) 我從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上瞭解到這項運動並開始練習。在射箭之前,我打過輪椅劍擊。我從劍擊轉去了射箭,是因為我覺得已經達到了自己的上限,無法進一步提高水平。

(牛上) 其實香港的輪椅劍擊隊在世界上是名列前茅的,雖然他說自己不能再提高水平了,但他當時已經是世界排名第六、七位……在他之上的是其他香港隊友。他們的輪椅劍擊教練也很有名的——自從他開始指導健全運動員後,他們的得分也開始明顯提高了。例如,他指導了男子劍擊金牌得主,而女子隊也在東京奧運會上排名前八位。

問:你當時一定很想和Wilson一起出席東京奧運會,你感覺如何?

(牛上) 我真的很想去!七、八年前,當宣布東京將舉辦奧運會時,他答應過會帶我一起去……當時我的反應只是「好吧,好吧,我們努力吧!」,我也不知道他對這個承諾是那麼認真。所以當他獲得奧運會參賽資格時,我們欣喜若狂!

(Wilson) 我答應你的時候當然是認真的!我真的很想帶我的日籍妻子去看我在日本的奧運會,讓她看我比賽。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動力和目標,讓我繼續前進。

問:奧運會延遲了一年,你感覺如何?

(Wilson) 心情當然會高低起伏,但像這樣的事情是我無法控制的。如果這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不會讓它佔據我的腦海中,所以我繼續專注於訓練。

(牛上) 常提醒我,當我在工作中遇到困難時要專注於我能做些什麼來改變情況,想想我能控制的事情。多年前Wilson在被推落地鐵軌道後失去了小腿,但他並沒有讓這件事阻止他繼續前進,因為他深信無論做什麼也不能改變失去小腿的事實,而繼續糾纏着這件事是沒有意義的。

問:受到疫情影響,我們很難看到東京奧運會內的實際情況。你能分享更多關於你的經歷嗎?

(Wilson) 今次奧運比起其他大型比賽平靜得多,主要原因是缺乏現場觀眾支持。

問:你是否受到缺乏觀眾的影響?

(Wilson) 我喜歡有觀眾並聽到他們為我們加油。雖然這對運動員來說似乎壓力更大,但它確實有助於激勵我們!

問:你能和其他國家的運動員交流嗎?

(Wilson) 並不太多。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只能在比賽時進行交流。運動員只能進入選手村和參賽場地,他們甚至不能登上穿梭巴士去觀看其他比賽。

tokyo_paralympics
tokyo_paralympics

問:所以即使運動員是來自香港,你也不能去看他們比賽嗎?

(Wilson) 我們可以與其他香港運動員見面,但必須與其他國家的運動員保持距離。日本政府和奧委會還根據運動員的運動項目規定了運動員的到達和離開日期。我們只許在比賽前7天到達,並且必須在比賽結束後的48小時內離開日本。這些嚴格的規定,讓氣氛變得更淡靜。

問:沒有機會與其他國家的運動員交流嗎?

(Wilson) 雖然比以前少了,但仍有這樣的機會。我們只需要戴上口罩並在交流時保持社交距離。但即使氣氛更淡靜,我們也明白日本舉辦奧運會有多麼困難。因此,我們非常感謝日本確保比賽以最好的方式進行。

問:有什麼關於選手村的事情可以和我們分享嗎?

(Wilson) 我很感謝日本市民,雖然他們不能進村看我們比賽,但當我在去村的巴士上時,我看到很多市民揮手為我們打氣——我真的感受到他們對我們的熱情和支持。村裏的義工們也在盡最大的努力幫助我們完成這次比賽。他們每天孜孜不倦地工作,我們對他們的幫助深表感謝。

村裏最大的建築物是樓高二層的食堂,所有各國運動員都在那裏用餐,是他們的聚集點。所提供的餐點也很周到,包括有中菜、西菜、中東菜、素食、不含豬肉或不含牛肉的食物等等,以符合各國運動員在宗教或身體上的需求。

這間食堂最特別之處是日本區,這個特設區域是專門讓各國運動員品嚐日本料理,包括和牛、葡萄、熟魚壽司、炒麵、章魚燒、餃子……非常美味。雪糕杯的杯蓋也設計得像金牌一樣。

tokyo_paralympics
tokyo_paralympics

問:你有沒有購買紀念品?

(Wilson) 只買了一件給自己的上衣和給朋友的小擺設!但是其他香港隊隊員買了價值幾十萬日的紀念品!其他人氣紀念品包括小擺設和小毛巾。

問:Wilson,你在努力成為射箭頂級運動員的過程中遇到了什麼挑戰?

(Wilson) 最大的挑戰是自己。射箭是一項靜態運動,只有我和我的目標涉及其中,所以我要非常冷靜和專注,所有結果都取決於我的動作和心態。同樣,當你能專注於你的任務時,無論是工作還是學習,也能得到更好的結果。

問:你有什麼提高集中注意力的技巧嗎?

(Wilson) 你必須熱愛這件事,否則無法集中注意力,還要有可達成的目的和明確的目標。所以當我為奧運會進行訓練時,我會不斷想着要贏得獎牌的目標。當然這個過程可能很有挑戰性,所以我需要很多人的支持,例如我的射箭教練、體能教練、運動心理學家、營養師。當然,家人的支持也很重要。如果沒有我的妻子,我也無法取得如此成就。

問:牛上老師,你還有練習射箭嗎?還在同一間射箭俱樂部嗎?

(牛上) 有的,除了負重訓練外,其餘項目我們也一起進行訓練。

問:那麼牛上老師接下來的挑戰是什麼?

(牛上) 我想繼續我的射箭訓練,並在 Pasona Education繼續我的教學生涯。看到學生開心地在我的課堂中學習日語,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長遠來說,我希望Pasona Education的學生能夠實現他們的夢想並移居日本。看到人才得到培育,我真的感到高興。

問:Wilson,你會參加下一屆奧運會嗎?

(Wilson) 會的,我的下一個目標是參加巴黎奧運會。我會帶同我的教練一起去,因為他快要退休了,我希望在他退休前帶他去,但我當然也會帶我的妻子一起去!

問:你有什麼要對我們的讀者說?

(Wilson) 無論是運動還是學習,你們要朝著目標努力。我和你們一樣,我會繼續朝着我的目標努力。

(牛上) 我們希望你能面對任何挑戰,繼續朝着你的夢想努力。

tokyo_paralympics